高深莫測的香港街道名稱

高深莫測的香港街道名稱

街道名稱背後的真正故事,值得我們一探究竟。
香港街道名稱

香港的街道名稱極富故事性,述說豐富的城市歷史與文化。

例如,崎嶇不平的擺花街就擁有兩段不同的歷史故事。 一則是,街道的英文名稱顯示出殖民時代的色彩 -- John Lyndhurst 曾是 19 世紀的地方行政副官。 另一個版本則是街道中文名稱背後的故事。

擺花街可粗略翻譯為「擺放花卉的街道」,擺花街是以該區過去風花雪月的歷史而得名。 擺花街上過去曾有數座青樓妓院,花販們趁此機會在街邊售賣花束給晚上前去探望尋花問柳的男士們。中文名稱由此而來。

殖民時代的英文街名,未必能顯示出城市過去真實的歷史面貌,擺花街只是其中一例。

「歷史建築大多已經消失了,所以真正的歷史都藏在街道名稱裡。」Gillis Heller 說,他是「殖民時代的標誌」﹣一本探討香港街名由來的書﹣的作者之一。

直認不諱

Heller 自 1984 年從西雅圖移居到香港,就對香港的地名感到十分好奇。 他的叔叔Andrew Yanne,也是這本書的作者之一,過去數年來一直到處拍攝城市裡的街道牌。 在 1997 年回歸之後,他們發現這些街道牌可能會成為香港殖民歷史最後的可見遺跡。

有些事情帶有政治意味,而不只是個地名這麼簡單,因此 Heller 和 Yanne 很自然的認為,隨著時間過去,香港對於作為中國的特別行政區這個角色已經越來越感到自然,殖民時代的地名很可能會從英式風格轉變為帶有中國風情。

「但好消息是,基本上沒有什麼改變。」Heller 說。 即使是那些以紀念最可鄙的英國殖民官例如伊利近伯爵 James Bruce 等而命名的街道也沒有改變。James Bruce與他的軍隊掠奪完北京夏宮最值錢的財寶後,就命人將其完全摧毀。

結果發現,在歷史修正主義的背後其實還藏有一個更大的問題,亦即是走全然柔情路線的香港新街名。 即使殖民時代的街名是以公眾人物、本地舊式傳統和地理性地標等來命名,在回歸過後所建的街道,卻有著最普遍且最不具攻擊性的名稱。

以將軍澳舉例來說,所有以「唐」開頭的街名,和所有以「寶」開頭的主要街道名,還有代表「健康」的「康」等帶有好兆頭的街名。

Heller 樂見回復以香港歷史和文化為根基所取的特別名稱。 他說在中環重建的海濱的新街名應該以被拆除以重建工程的皇后碼頭為名。 但是,卻以龍和為名 ——「龍和諧」——道。

還好,仍有一些帶有獨特風格的街名留存著。 以下是我們的精選:

列拿士地臺

hong kong street signs
如果你把這個奇特的地名倒過來念就會懂了。

一開始是以該地區的地主之名命名為 Alexander Terrace, 但卻在登記的時候被一位辦事員倒過來拼。 中文街名列拿士地( 廣東話發音 lit naa si dei )則照實反應了這個錯誤。

坐落於中環清真寺附近,就在太子臺再上去,列拿士地最令行人們印象深刻的莫過於紀念曾於 1890 年代居於此地的菲律賓英雄 Jose Rizal 的入口牌匾。

 

筆架山道

beacon hill hong kong street signs 附近環繞著以 Warwick、Alnwick 和 Eastbourne 為名的街道,這條坐落於九龍塘的街道只是另一個對英國鄉郊致敬的街名。

但筆架山可不是什麼充滿鄉村逸趣的街名;1661 年清朝皇帝康熙命令撤離中國南方沿海居民使其移往內陸,防止以台灣為反攻根基的明朝殘餘勢力之侵略,筆架山道因而得名。

以烽火臺作為軍隊前哨,佈滿整個撤離區,也包括了於現今筆架山附近之一的烽火臺。

 

舊金山徑

hong kong street signs

以 1925 年的葡萄牙地區開發者 Francisco Soares 為名,舊金山的中文含義為「舊黃金山」,這是 San Francisco 過去的中文名稱,這與許多移民於 19 世紀時離開中國到加州去淘金的歷史有關。 (該城市目前的中文名稱為較少人用的「三蕃市」,發音為 「saam faan si」。)

Soares 將此區的街名以與第一次世界大戰有關的詞來命名 -- 自由、勝利和和平 -- 亦有以他的妻子 Emma 和女兒 Julia 來命名街道。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 Soares 對舊金山情有獨鍾,或是他也喜歡香港這座城市,因為它們共用了同一個名子。

摩羅上街

cat street market hong kong street signs

很少到過佈滿珍奇玩意小店的寧靜街道後的遊客會發現其實摩羅上街有三個名稱——一般  被稱為「貓街市場」。

Lascars 是對在香港停泊,住在上環區的印度水手的稱呼,英文名稱由此而來。 中文「摩羅上」則是由「 摩羅差」延伸而來,這是過去對南亞人士帶有貶義的稱呼。

這條街亦稱作貓街,是因為過去店主以售賣賊贓而一度臭名昭彰,他們在廣東話裡被稱為「貓」(而偷東西的賊則被稱為老鼠)。

杉樹街、松樹街和埃華街

hong kong street signs Pine street 大角咀的街名以多種不同的樹名來命名,包括白臘樹、橡樹、山毛櫸、櫻桃木、胡桃樹和楓樹等 ——很明顯表達了英國殖民官的思鄉情懷,因為大多數的樹都無法在香港看到。

有些街名也在翻譯中失去了它真正的意義,Pine Street 的中文名稱是杉樹街,但其實應該是「松樹街」才對,而 Fir Street 則名為松樹街,但其實應該是「杉樹街」才對。

Ivy Street 的「埃華」則完全是音譯,但很不幸這可以被聯想成「中華塵埃」。

更奇怪的是,大角咀是香港許多沒有樹木的地方之一。

Christopher DeWolf 是位作家、攝影師,並自詡為是個漫游者。

Read more about Christopher DeWolf